纪驭亚:藏在一线的故事,我想说给你听

这是我参与战“疫”报道的第84天。抗“疫”至今,在各个端口发布各类报道300余篇,20万加的独家稿件就有近40篇。多篇报道被广泛转载的同时,也让线口单位、专家不断点赞。

战“疫”前40天,我几乎隔天就需要往返60公里去浙大一院采访。当了十年“本本族”的我,甚至因此学会了开车。粗略统计,战“疫”期间,我已21次赶赴浙大一院之江院区、12次赴庆春院区采访。

近日,我的一线抗“疫”故事也刊发在了《中国记者》2020年第4期《战“疫”》纪念特刊上,成为珍贵的战“疫”印记。

一天工作12小时以上

我的战“疫”故事要从大年廿九说起。我们原本计划到丽水婆婆家过年,27个月大的女儿已经在一周前跟着爷爷先行回老家。但因为疫情形势日渐严峻,大年廿九中午,在家人的支持下,我决定留杭过年。

因为此前跑过几个月医疗线的缘故,我从一月初就开始关注新冠肺炎的相关报道。这也帮助我在临危受命后,快速进入状态。

从业8年,我深知,想要最鲜活的素材,一定要深入一线采访。春节值班3天,我探访检测新冠肺炎病毒的实验室、蹲点发热门诊,也在出征仪式跟医护人员一起洒泪,工作时长接近18小时。仅除夕一天,我就在省疾控中心就完成了4篇独家稿件,其中3篇阅读量突破30万+。而这也成为我人生中首个在写稿中跨年的除夕夜。

战“疫”前半段,我的工作时经常在12小时以上。许多独家新闻,都来自于一线采访。浙大一院宣传中心的老师跟我打趣,“我们帮你在我们办公室放张办公桌吧”。

会害怕但必须坚持

我的一线采访主要集中在浙大一院之江院区,这也是全省危重症、重症病人集中收治的医院。在该院区工作的医护人员为避免感染后传染给家人,下班后也要隔离在医院生活区。我们的采访时常需要利用医护人员的休息时间,在生活区进行。而治愈出院的病人,为避免还有传染性、复发等多种情况,也还须前往集中隔离点隔离14天。采访出院新闻时,记者往往都是近距离的。确实,这需要敢于逆行的勇气。

有一次,我跟一位重症治愈病人面对面近距离聊了半个小时后,在回家的路上刷到了成都有治愈者复阳的新闻。那一晚,我辗转反侧了很久,担心因为自己的工作,让家里的老小承受风险。但天亮后,我还是一如既往投入到一线采访中。因为这样的特殊时期,坚守一线是记者的职责担当。我能做的,就是尽量做好自我防护,深入一线,采写出优质报道来回应百姓关切,让更多人科学认识疫情。

化身“福尔摩斯”

疫情一线采访,需要刨根问底的精神。2月23日,浙大一院第七批患者出院。现场采访结束后,几乎所有媒体都先后离开。我决定再找找新闻线索。运气不错,我第一站去的远程会诊中心里,该院感染病科主任盛吉芳正准备跟金华进行远程会诊。聊天时,我问及盛主任患者捐献的血浆在临床上是否起效时,盛主任提供了一个宝贵线索:浙大一院使用血浆治疗效果不错,已有一名患者使用后核酸转阴。两个小时后,《浙江高龄患者用了康复者血浆后核酸转阴捐献的血浆起效了》的报道在浙江新闻客户端发布,成为当天热点新闻。

疫情一线采访,需要勤于思考的劲头。在疫情暴发初期,公众的困惑很多,需要了解的内容也很多。此时,我们在一线采访时需要做的,就是带回大量正确、权威的信息。但随着目前,抗疫取得阶段性成果,科学认识病毒的理念深入人心。我们在一线采访时,更需要善于思考,从一条条现场新闻中总结提炼出更深层次的内容。例如,一批又一批病人出院背后有着怎样的“浙江经验”、我省保持低死亡率的数据下,重症监护室摸索出了哪些经验等。《“浙版方案”与病魔赛跑》、《竭尽全力守住生命最后一道“防线”》等头版稿件因此而不断产出。

勤于思考,也能让更多好新闻,从信息量繁杂的一线采访现场闪现。2月14日,我省第四批援助武汉医疗队出征。早上6点20分我到达现场后,开始了地毯式群采。40分钟后,我在现场找到了两对因为出征而推迟婚期的情侣。大场面的出征现场新闻此前已经做过若干次,这次能不能从这个小切口来采写?在我跟值班领导不断电话商议后,《推迟婚礼告别爱人集结号吹响他们出发‘征战’》的稿件一气呵成,点击量不到一个上午就破了20万加。3月17日,浙大一院7名专家驰援意大利,我同样在现场找到了一个暖心故事。呼吸治疗师廖医生出发前,刚刚从温州支援回来,女儿为了看他一眼,从萧山赶来送行。我在送行的人潮中,发现了轻声喊着爸爸的小姑娘。《再出征!刚从温州支援回杭的医生吻别女儿赶赴意大利》的30万加独家稿件,因此诞生。

三访重症监护室总指挥

大家常说,医患关系需要的是彼此信任。记者和采访对象之间,又何尝不是这样呢?在战“疫”报道中,我也时常被这样的信任所感动着。

还记得,2月下旬,我在一次浙大一院出院患者欢送仪式上获悉,该院重症监护室里最多时已有35名患者,一场场殊死搏斗在方寸之间不断进行,但鲜有媒体关注。当时,大家的关注焦点还在治愈出院的患者身上,但实际上随着新增确诊患者逐渐下降,病情不重的患者不断治愈出院,救治的重心已悄然变化。能不能采访到重症监护室的总指挥?浙大一院的通讯员也有点为难,总指挥方强为人较低调,且实在太忙了,他们也没有把握。

第一次采访约在了2月23日中午,这是方强每天出舱稍作休息的时段。在隔离病房参与救治的医护人员为避免感染后传染给家人,休息时间也要隔离在医院用病房改造的生活区里。我们的采访地点就在方强的临时宿舍。

刚刚出舱的他,神情有些疲惫。听到我想了解重症监护室的救治情况,他有些迟疑。重症监护室患者的病情瞬息万变,情况复杂,表述不当容易误导舆论。幸好,那天算是重症监护室相对比较风平浪静的一天,在我的努力争取下,方强还是跟我聊了一个多小时。

结束采访走出生活区,我就接到了报社领导的电话。第二天的省疫情防控发布会就要首次介绍浙江重症危重症的救治情况。嘿,采访的正是时候!
2月25日,《重症监护室里,每一天都在打硬仗》见报,方强给我发来微信:写得很好!

从那以后,我明显感觉到他对我的信任。3月3日,我再次约方强做专访。这次,他很爽快地答应了。稿件《惊心动魄往往发生在刹那间》里,方强细细讲述了最近发生的一次生死竞速的抢救。

3月7日,我接到任务采写之江院区重症救治团队的群像稿。“没问题。你告诉我方向,我来安排。”电话那头的方强热情帮我张罗起来。不仅如此,采访中,方强还帮我考虑起了其他可做的选题。“全省首个撤下ECMO并治愈的患者,这两天就要出院了”、“我们监护室里有4对患者是夫妻,故事很多的”……他已然成了我不少独家稿件的“线人”。

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如今,虽然战“疫”步履不停,但春天也已悄然而至。我的战“疫”故事即将可以告一段落,这也将成为我职业生涯中最为难忘的三个月。

 

时间:2020-04-27 来源:浙江省记协
作者:浙江日报 纪驭亚 编辑:刘卓文